您现在的位置:mg娱乐娱城官网>> 纪检监察室> 警世鸣钟>>正文内容

高校厅级贪官忏悔:送钱,就是送你定时炸弹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2007年年初,以刘晏宏为首的郑州航院系列受贿窝案、串案被查处,与刘晏宏同案先后被查的还有他昔日的两名下属——曾任郑州航院东校区建设工程指挥部总工程师兼工程部主任的苗晋强(46岁,正处级,涉嫌受贿犯罪,另案处理)和曾任该院东校区建设工程指挥部办公室主任的方光力(正处级,45岁,涉嫌受贿犯罪,另案处理)。高校历来被人们视为圣洁之所,如今象牙塔内不仅冒出了受贿窝案、串案,涉案人员均为厅处级官员干部,而且涉案总金额超过数百万元,这不能不引起强烈关注。 

  曾经是个好干部 

    郑州航院受贿窝案、串案案发后,平日里总是忙忙碌碌的刘晏宏终于有了时间,也不得不坐下来反思自己的成长历程。起初,他反反复复为自己评功摆好:“我是一名出身农村的农家子弟,在党的长期培养教育下,成长为高校的一名领导干部,我也曾是好学生、好干部、好党员……” 

    打开刘晏宏的个人履历表,上面记载的的确大都是他一路踏踏实实、积极进取、奋发有为的人生轨迹。 

    刘晏宏,现年53岁,1975年10月在郑州航院学习,毕业后以优异成绩留校工作,1993年12月任航院办公室主任,1997年10月至案发任航院副院长,主管后勤、基建、校办工厂、校医院、院劳动服务公司等,其中2003年航院成立东校区建设工程指挥部,刘晏宏出任副指挥长,主持全面工作。 

    面对物欲横流的种种诱惑,刘晏宏由刚开始的拒绝到心有不甘,发展到半推半就、玩弄下不为例等自欺欺人的把戏,直至最终坠入深渊被贪欲吞没。直到此时,他才发出“送钱是送祸害、收钱是收定时炸弹”的悲叹,可惜悔之晚矣。 

  “定时炸弹”太诱人 

    包工头刘亮就是一名源源不断给刘晏宏输送“炸弹”的人。刘晏宏任职期间先后收受13人24次贿赂款共计46.5万元人民币,仅刘亮一人就曾向他行贿6次合款24万元。 

    2001年8月的一天傍晚,当时正是郑州航院暖气改造工程招投标的关键阶段。刘亮为了中标,用信封包了2万元现金,开车找到刘晏宏的家,不料刘晏宏却连门都没让他进去。刘亮打电话苦苦哀求刘院长能开恩见上一面。1个多小时后,刘晏宏出了家门,钻进刘亮的轿车,刘亮恳请院长大人为他的建筑队中标投上一票,最好能高看一眼、厚爱一分。说完该说的话,他不失时机将那鼓鼓的信封递了过去,口中却称是他所带建筑队的资质证明和自荐材料。回到家后,刘晏宏打开信封,登时200张百元大钞呈现眼前,他止不住一阵心惊肉跳。刘晏宏思索一番后,赶忙给刘亮打回电话令其把钱拿走。 

    “就算你借我的钱,再说别人也都有份……”刘亮这句暧昧的答复终于使刘晏宏那颗狂跳不止的心平息下来。 

    一回生,二回熟。2002年春节前的一天,刘亮又一次敲开了刘晏宏的家门,当着刘院长两口子的面,他以感谢帮忙和请求以后继续关照的名义,拱手奉上两条中华香烟和2万元现金。刘晏宏装模作样推辞了一番后笑纳了,临分手又假惺惺责怪刘亮,今后工作归工作,感情归感情,“下不为例”。 

    2003年,刘亮分别以刘院长喜迁新居以及给其父亲看病为借口,直接向刘晏宏送去现金2万元和3万元。这两次刘晏宏干脆连推让的客套都免了。 

    2005年春节前的某一天,刘亮轻车熟路来到刘晏宏的家,用一个手提袋装满5万元钱给刘院长拜年,刘晏宏碰巧不在家,刘亮便将5万元钱送给了刘晏宏的妻子徐某,受到“徐嫂”的啧啧夸赞。 

    案发前刘亮与刘晏宏两人之间的最后一次“例行交易”,发生在2006年过了春节后的一天夜里,刘亮开车到了刘晏宏的家,提着整整10万元人民币现金向院长夫妇拜晚年,这一豪举让刘晏宏两口子当场惊呆了:“刘老板生意越做越大,也越来越会办事了。” 

    一根绳上3只“蚂蚱” 

    刘晏宏与苗晋强、方光力3人之间,既是上下级隶属关系,又因受贿犯罪,而成为被拴在一根绳上的“蚂蚱”。 

    方光力身为工程指挥部办公室主任,抛头露面、迎来送往是他的主要业务。工作中,他渐渐领略出手中权柄的“魅力”,不法奸商需要打通的第一座堡垒就是这位“总管”方主任。接下来,各种质量指标、技术参数、协议合同,还得想方设法买通苗晋强总工程师。千方百计献媚讨好,暗中送礼行贿成为通过“苗工”这道门坎的必经程序,也成为屡试不爽、攻无不克的灵丹妙药。 

    但是即便入了门,初审过关,工头们还不见得就能随心所欲,因为大小工程承包的决定权、施工工程款拨付等这些关键环节还牢牢把握在刘晏宏副院长的手中,这其中的“潜规则”有谁不心知肚明? 

    同事们说,刘晏宏院长平素为人谨慎低调,不事张扬,生活挺简朴,跟同事相处还算融洽,特别是他们夫妻感情笃厚,这与近年来不少被查贪官有婚外情、包二奶甚至嫖娼等现象迥然有异。因此,刘晏宏案发后,从他的上级领导到普通同事,大都感到惊讶,不相信他们的刘院长会有那么大的胆量。刘妻徐某参与受贿,常以刘晏宏的名义出面敛财,出事后,刘妻追悔莫及,积极配合退赃,所受赃款已全部退清。 

    与此形成反差的一段插曲发生在另一被告人苗晋强身上。他和前妻离婚后与一名小他十几岁的貌美女子结合,苗晋强出事被查后,那名女子卷款逃走,对落难丈夫不管不顾,至今下落不明,被公安机关通缉追查。事到如今苗晋强不禁嘘叹:“我终于明白,她看中的不是我这个人而是我手中的钱啊!” 

  天下哪有便宜占 

    趋利避害是一个人的正常心态,但在特定场合下,这种心态也足以将人迷惑戕害。刘晏宏对受贿漠然视之,渐渐养成了把受人钱财当做占人便宜“不占白不占,占了还想占,白占谁不占”的危险心态。 

    1997年刘晏宏擢升为郑州航院副院长,2003年又兼任该院东校区工程指挥部负责人。收受着大小工头们的金钱进贡,刘晏宏越来越迷恋自己手中的权力,殊不知一张恢恢法网正悄然向他头上撒去。 

    2006年8月,河南财经学院原党委书记徐兴恩(另案处理)经举报被有关部门调查,后移送司法机关依法查处。调河南财经学院前,徐兴恩曾做过郑州航院的主要领导,因此徐案东窗事发后,一时间刘晏宏、苗晋强、方光力等人如坐针毡,似惊弓之鸟,寝食难安,但各自的侥幸心理仍然占据上风,谁都梦想着自己能够逢凶化吉,涉险过关。 

    当时,刘晏宏夫妻一度也曾想找到刘亮,准备退出受贿赃款,以了却心头之患。可一来舍不得把吃进嘴里的肥肉吐出,二来徐兴恩案发后,刘亮一度如人间蒸发般难觅踪迹,刘晏宏只好跟做贼似的向曾收过贿赂的部分工头偷偷打招呼,也退出了数万元受贿款。 

    权力下注注定败局 

    2006年11月4日,有关部门接到举报,开始着手调查苗晋强、方光力在郑州航院东校区基建工程建设中涉嫌的违法违纪问题。苗晋强、方光力先后承认了各自收受多名建筑包工头和供货商所送的红包、感谢费、好处费的事实。为了立功赎罪,两人反映刘晏宏与许多工程队打得火热,过往甚密。 

    2006年11月20日,有关部门获取了包工头刘亮为承揽工程、讨要工程款曾向刘晏宏行贿的口供与相关证据。 

    2007年元旦前后,办案组得到消息,刘晏宏的妻子徐某已向郑州航院纪委上交包工头刘亮送给的好处费14万元,同时刘晏宏信誓旦旦坚称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任何经济问题了。然而,令人奇怪的是,正是在这段时间,刘晏宏私下秘密活动,频繁约见与航院发生过经济往来的建筑包工头和供货商。 

    2月14日,刘晏宏因涉嫌受贿罪被河南省检察院反贪局决定逮捕。在随后长达两个月的时间里,河南省安阳市检察院反贪局侦查一处依法调取制作固定书证物证、证人证言等各类证据材料200余份,最终,以一条举报苗晋强、方光力涉嫌受贿数万元的模糊犯罪线索,成功将案件侦办成为涉及一名副厅级、两名正处级干部,涉案受贿总金额达130多万元的商业贿赂窝案、串案。 

    说起刘晏宏的家庭,其妻徐某在郑州航院当校医,工作稳定,待遇优厚,儿子今年高校毕业,即将踏入社会,前景可待,若不是刘晏宏出事,一家三口的幸福生活真是令人羡慕。 

    在忏悔书中,刘晏宏痛心疾首地写道:“我被查处的消息,对本来身体就不好的妻子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可她还要对年过八旬的父母隐瞒这件事,而我却不能给她丝毫照顾,我能想象她的痛苦,老伴老伴,关键时刻无法相伴,我难言心中之苦。儿子即将完成学业走向社会,在他人生的关键时刻,多么盼望听到父母的鼓励和寄语,我带给他的却是晴天霹雳,他心中的创伤该有多重,我不敢想象。我的兄弟姐妹,我平日因工作忙,很少回去看望他们,但他们从无怨言,对我唯一的希望就是好好工作,平安生活。我也承诺一定做到,可到头来还是给他们丢了脸。 

    我们有理由相信,刘晏宏的忏悔是真诚的。然而,这样的忏悔却来得太晚了。等待他的将是法律严厉的惩处。


作者: 录入者:王磊 来源: 发布时间:2010年11月10日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内容
信 息 沟 通
  • 电话:0317-2128720
  • 邮箱:czzyjj@163.com
  • Q Q:3207689492
  • 地点:办公楼二楼201室
友 情 链 接
  • 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部
  • 中央纪委监察部举报网站
  • 国务院纠风办纠风之窗
  • 中国廉政网-中国纪检监察报
  • 国风杂志
  • 中国反腐倡廉网
  • 中国监察杂志
  • 河北法治网
  • 河北效能网
网 站 统 计
mg娱乐娱城官网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