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新闻

【先睹为快】温贻芳等:新技术新经济背景下高职专业升级的战略思考——制造类专业随动产业升级系统方案应对挑战的方略

2018年09月07日 浏览量: 评论() 来源: 高等工程教育研究 作者:mg平台电子娱乐官网 温贻芳等

【摘 ?要】新技术新经济背景下制造类专业人才呈现了技术上“交叉复合”和能力素养上“融合协作”的新特征,而制造类专业建设存在着“泛化”、“脱节”、“同质化”等问题。课题组通过制造类专业建设的现实观照与方向研判,厘清了专业升级的方向在于系统理论的引领、人才质量观的重塑、科研反哺教学的探索、产教融合体制机制的创新。专业升级的核心在于以典型企业的典型产品为载体,将谁来教、教什么、在哪里教、如何教、教得怎么样五个关键元素通过真实项目与生产过程融为一体,实现专业与产业同频共振。专业升级的方案主要包括专业改革理念的重塑、系统化的方案设计、针对区域的专业群布局调整、五教核心要素的升级、五教合一的课堂教学改革、个性化人才培养方案的设计与实施,以实现培养智能制造背景下的“系统协作”、“能力融合”制造类专业新高职人才。

?

【关键词】新技术 新经济 专业升级 随动产业

?

作者简介温贻芳,苏州工业职业技术学院副院长、机电系主任、教授;苏益南,苏州工业职业技术学院院长、研究员;苏华,苏州工业职业技术学院高教所所长、教授。

?

?

一、新技术新经济对人才的新要求

?

(一)新技术、新经济的特征。

?

新一轮技术革命的核心是智能制造。德国工业4.0、美国工业互联网和中国制造2025这三大国家战略虽在表述上不一样,但本质上异曲同工,同在智能制造。智能制造领域最值得关注的核心技术有九大类:工业物联网、云计算、工业大数据、工业机器人、3D打印、知识工作自动化、工业网络安全、虚拟现实和人工智能。

?

在新技术推动下,新经济呈现发展动能转化。新经济是指建立在信息技术革命和制度创新基础上的高增长与低通胀并存的经济现象,具体表现为知识经济、服务经济、信息经济、网络经济、体验经济、文化经济、绿色经济、生态经济、共享经济等。2018年全国“两会”报告指出,要加快发展新经济,推动“新技术、新产品、新业态、新模式”加速成长。李克强总理在解读“新经济”时提出,“新经济”覆盖面和内涵广泛,涉及一、二、三产业,包括“互联网+”、物联网、云计算、电子商务等新兴产业和业态,也包括工业制造中的智能制造、大规模定制化生产等。

?

新经济的本质是创新驱动,是科学技术的产业化。新技术推动新经济实现三个方面的转变,即:人力经济向人才经济转变,资源经济向知识经济转变,制造经济向服务经济转变。其中人力经济向人才经济转变是基础,推动知识经济的转变,再以此为基础推动制造经济向服务经济转型升级。因此,新技术带来的最核心的转变,是优秀员工标准的转变。其深层次原因在于智能制造本来就是建立在一个开放、虚拟化的工作平台之上,使原来重复性的体力和脑力劳动被智能机器所替代。由此带来的就是人机交互、机器之间的对话都将越来越普遍,人力经济自然向人才经济转变,制造类专业的很多工作岗位会由过去较为简单重复的装配者、操作者向更高层次的智能生产系统的规划者、协调者、评估者、决策者转变[1]

?

(二)新技术、新经济背景下制造类专业人才的新特征。

?

1.制造类人才的结构性新需求。

?

新技术新经济必然带来人才结构性需求变化。工程技术人才支撑产业转型升级能力不强,人才结构过剩和短缺并存、企业“用工荒”与毕业生“就业难”并存的现象更加突出。人才的缺口不断提高,是产业技术与经济发展的必然。根据制造业人才发展规划指南,制造业十大重点领域将呈现较为明显的人才缺口,其中,高档数控机床和机器人领域的人才需求,2015年需求总量450万,2020年需求总量预计达到750万,人才缺口300万。2025年需求总量预计达到900万,人才缺口450万。[2]可以说,适应新技术、新经济的人才缺口不断提高,是产业技术与经济发展的必然。

?

2. 制造类人才的技术新分工。

?

新技术新经济必然带来技术人才的进一步细化。工业机器人产业发展迅猛,直接影响到技术人才的进一步细分。根据市场需求预测,每增加1台工业机器人,就需要配备4名技术人才,其中:本体0.5人,集成1人,应用2.5人。由于工业机器人每年的保有量和密度都在不断攀升,相应的机器人领域总体人才需求量和新增人才需求量随着产能扩大而增加。同时,新增的人才,就相应分布在工业机器人本体、集成及应用等领域。

?

人才的技术需求变化,分布在智能制造产业链的不同节点。以工业机器人产业链为例,按照国际标准一般由四部分构成,即关键零部件制造商、工业机器人本体制造商、工业机器人系统集成商、工业机器人应用商。各产业链相对应的核心技术,就主要包括关键零部件研发生产、本体研发与生产制造、方案设计与应用、系统安装调试与检测维护、设备管理、执行维护和保养等。

?

产业链的核心技术,带来不同层次的人才在各技术领域的最大作用发挥,即本科、高职和中职毕业生,各司其职,分别承担着技术链的不同环节。其中,在关键零部件、本体的研发与生产中,研发大多由本科及以上学历层次的技术人员承担,而生产制造则由中职和高职相关学历层次的技术人员承担。在工业机器人系统集成中,更多由高职人才承担方案设计与应用、系统安装调试与检测维护。因此,在制造领域,新技术新经济对高职人才的需求,更多地将反映在核心技术能力,而不再是简单的操作与维修技能了。

?

3. 制造类人才的能力新要求。

?

新经济下,全球范围内制造商、合作伙伴、供应商之间的合作非常普遍,这些供应商和合作伙伴在供应零部件的同时,还要提供工程技术服务。由此带来的直接影响是制造类技术人才,必须采用跨学科跨专业的复杂技术系统设计的系统化方法,以应用在所有产品和系统开发上。因此,制造类人才就特别需要能理解标准化并具有系统思维能力、协调与合作能力、软件应用能力、自主学习和创新能力等。具体分析如下:

?

一是具有系统思维能力的团队。由于智能制造技术对系统的体系一贯性具有较高要求,因此,在开发和建立技术系统时,要求每一名技术人才都必须参与制定系统开发方法,为此,技术人才的大局观和系统观就尤为重要。智能制造领域的技术人才,不再强调是个人的某一项专门技术能力,而强调的是来自不同技术领域的专业人才组成的团队。同时,团队既必须具有共同制订可行性方案的能力,更需要较强的系统规划能力。

?

二是具有协调与合作能力的跨界人才。智能制造领域,采用跨学科跨专业的复杂技术系统设计的系统化方法,应用于智能制造的产品和系统开发,已经形成共识。因此,制造类专业相关技术人才,必须强化协调与合作能力的提升,在智能制造领域的系统设计与方案定制过程中,有序定义机器及软件模块功能、确定基础自动化框架、制订工艺方案、各子系统的设计、关键零部件与软件模块的选择、设备的生产与制造、设备的安装与调试、加工运转等在线状态的监控、工艺方案的优化和维修维护等。

?

三是具有较强的软件应用与再开发能力。智能制造背景下,制造类专业各领域的转型升级,提出了工业流程的不断提升与优化新要求,包括产品设计、生产规划、生产工程、生产实施、产品维修维护、节能环保服务等。因此,各类人才提高软件应用与再开发能力,以正确应对并灵活运用覆盖于整个产品生命周期的软件系统,就尤为重要。总结起来,制造类人才的软件应用与再开发能力,主要是指应用产品生命周期管理软件(PLM)和自动化软件技术,应用工业软件与自动化技术、生产技术相互协同的生产方式,应用数字化仿真与虚拟装配,采用集成自动化与驱动解决方案,通过远程监控对设备实施进行预防性检测与维护,应用软件进行系统产品开发和生产过程等。

?

四是具有较强的自主学习和创新能力。制造业是否能在市场上取得成功,关键是根据市场快捷迅速地设计、开发和生产出高性能、有创新性的机械产品。与此同时,越是生产效率高、性能好、具有个性化的创新产品,其所需要的技术就越是复杂和多元。例如:传动和控制技术更加复杂和精细,灵活的、基于标准化部件的柔性化生产就越来越重要,同时,生产工艺过程却越来越短,企业在产品和生产过程的高度个性化方面将投入更多。[3]

?

?

二、新业态下高职制造类专业升级的必然趋势与应然策略

?

新技术新经济下,高职制造类专业的人才标准,呈现了两个转变:技术上由原来强调的在同一岗位上“熟练操作”转变为“交叉复合应用”,能力上由原来所强调的“岗位合作”转变为“系统协作”、“能力融合”。技术和能力,都对专业建设的系统性提出了更高要求。技术和能力随动产业发展而及时更新,由跟随、伴随逐渐过渡到引领,所有这些,都需要专业客观地进行分析与判断,并制定出优化升级的方案[4]

?

(一)制造类专业建设的现实观照与方向研判。

?

1. 制造类专业建设存在着“泛化”、“脱节”、“同质化”的问题。

?

泛化就是学校所教,学生所学与新技术新经济背景下装备制造相关企业所需不匹配,学生在学校学的和在企业用的不是同样的载体,不能精准对接企业需求,表面上看学生什么都会,而实际上却不能完成典型的工作任务。教学组织过程没有将教师、学生、企业有机结合在一起,缺乏一个贯穿始终的载体,将课程、教材、教室等环节有机联结。脱节就是技术技能人才与产业的发展脱节,产业技术在迅猛发展,但是教师所教与学生所学却还停留在旧的知识与技术体系。另外,新经济新技术对毕业生的能力和素养提出了更高要求,但原有的专业建设更多强调的是技术提升,对于能力和素养强调不足。同质化,是技术技能不能满足区域产业布局与学生的多样化需求,民营企业和外资企业,发展高新技术企业与技术密集型企业,对学生的需求是不一样的,而学生的特质和对未来职业规划方向的不同,他们的学习关注点也是有区别的。

?

总的说来,新经济新技术下制造类专业在技术上要求“交叉复合”,在能力和素养上要求“系统协作”、“能力融合”,但是,当前的人才培养方案和人才培养模式,尚不能满足上述要求,其根源就在于,专业建设未能做到教学过程与生产过程合一,并与产业同频共振,教师的生产性能力不能满足产业技术发展的要求,技术研发中心的最新的技术与成果没有能够进入教室、教材、课堂教学。其表现点主要在于三点。一是在课堂教学内容上,教材陈旧,教案墨守成规。二是在教学条件与教学设施上,实训室一成不变,大多是陈旧的设施设备。三是在专业建设的理念上,产业技术发展的最新成果,进不了专业规划与专业人才培养方案,进不了授课教师,更进不了企业和学生的头脑。在教师、学生、企业家的头脑里,尚无技术技能积累的弦。特别是第三点,专业建设的理念,是制约专业建设水平提升的重要影响因素。尽管以工业机器人为载体的智能装备技术迅猛发展,控制器、减速器、电机等方面研究成果丰硕,但新技术却不能及时反映在专业建设人才培养方案的设计、实施、诊断等过程中,专业建设的水平只能是低端的重复。

?

2. 专业改革的方向在于系统理论的引领、人才质量观的重塑、科研反哺教学的探索、产教融合体制机制的创新。

?

智能制造产业的“系统性”和专业建设本身的“系统性”,决定了系统理论的战略地位。新业态下制造类人才的最大特点是复合交叉与融合协作,这是由于智能制造的本身“系统性”所决定的。而专业建设包括专业建设标准、人才培养方案、质量评价体系等,是一个系统工程,必须应用系统化思维统筹推进,方能标本兼治。运用系统化思维推动发展,顶层设计是核心,问题导向是基点,综合平衡是灵魂,三者是有机整体,必须准确把握、自觉遵循。[5]顶层设计需要把握专业建设最核心的五个教学要素——教师、教学场所、教学资源、教学方法、教风学风,只有将这五教有机融为一体,紧紧围绕人才培养这一根本,改革体制,创新机制,做到人才培养目标、人才培养方案、人才培养过程评价与监控都能紧紧随动产业,顶层设计才能保证系统的定位与布局。问题导向是针对制约随动产业的关键与核心在于缺少一个粘结人才培养全过程的载体,载体必须是专业建设全过程都需要的,是在行业内有代表性的,所有教学要素都围绕着载体开展,载体伴随着产业发展而不断更新并且具有旺盛生命力。专业升级需要寻找到这个载体。综合平衡在于专业建设是为人才培养服务的,片面强调技术升级,而未将能力素养达到同样的重视程度,专业升级的方向就会失偏。因此,系统性理论是制造类专业升级的理论基础,更是指导专业升级的灵魂。

?

企业组织方式发生重大变化,必须重塑技能人才培养质量观。新技术新经济背景下高职学生终身发展所需要的核心素养体系和学业标准体系,其核心在于技术的交叉性与能力的融合化。这就需要从技术和知识两个方面描述职业功能、工作内容、技术要求等相关知识。规范从事相应岗位所需的技能证书、职业道德、职业态度、行为规范、有关法律知识、安全卫生、环境保护知识等。重塑人才质量观,还必须重塑专业标准和课程质量观。在职业标准基础上,分析专业能力、方法能力、社会能力目标,准确定位区域制造类专业人才培养目标,并对达成人才培养目标的课程体系、核心课程标准、师资条件、实训条件、职业技能等级或职业资格证书、教学管理、质量评价标准等方面进行规范,形成专业标准。在专业标准和知识体系的重塑中,应当围绕产业链、价值链、创新链进行前瞻布局和动态调整,注重前沿知识和学科交叉知识体系建设,注重多元化、实践性的课程体系设计。

?

智能制造背景下,技术的发展,迫使高职院校专业建设中对科研工作的重视程度必须加强。高职院校的根本任务是专业技术人才培养。科学研究作为人才培养功能的延伸,对专业建设的持续发展具有重要推动作用。如何将项目研发和技术创新的最新成果转化为鲜活教学案例,及时应用于课堂教学,着力提高学生工程实践能力、创新意识、创新思维和创新能力,是专业建设与人才培养模式改革的关键。职业教育与企业生产实际联系紧密,教师解决企业实际问题的能力与其教学能力紧密相关。教师如何“找项目”和“做项目”,如何提高自身技术研发能力、满足企业实际需求,这都是职业院校师资队伍建设面临的重要课题。如何促进教师的技术研发与项目资源进入课堂,这都需要在专业建设过程中,通过科研反哺教学,走教研相长的发展路径。具体说来,就是将科研对象、科研重点、科研目标牢牢锁定应用研究,围绕职业教育科学、职业科学、技术应用和研发等应用领域开展研究,紧跟专业技术发展前沿和教育改革步伐,厘清教与学的内容,优化教与研的环境,实现教学、科研、服务融合发展是专业建设的关键。

?

新技术新经济背景下,专业升级的重要保障是产教融合的体制机制。这是因为专业升级的核心要义是系统的各部分都能随动产业,与产业的发展同频共振,与企业的发展互为促进。产教融合的体制机制,是保证校企在人、财、物等实物载体和理念、文化等精神载体的紧密而及时合作的决定因素和重要保障。关于专业产教融合的体制机制问题,国内外研究与实践的做法很多,有校中厂、厂中校,有混合所有制,产业或企业学院等等。这些体制机制在推动职业教育发展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但仍然比较局囿于对人财物的所属进行机械的分割或整合,而未能有效解决最重要的“人”的属性问题,从而难以从根源上构建“校企合一”的平台与机制。有必要建立一种新型的典型企业学院,以典型企业的典型产品为载体,教学用实训室、生产用车间、技术改进用研发中心等,都围绕典型产品,而教师的生产实践、教学与科研和学生的学习与生产等都围绕着典型产品、典型教室展开。这样教师既是学校在编员工,又是企业工程师;学生既是学校的学生,又是企业的员工。真产品带来真技能,真技能带来实收入,以有效激发教师教学、学生学习的主动性、有效性。

?

(二)制造类专业升级的应然策略。

?

专业升级,核心是要解决教师团队随动产业,技术技能水平不断提升,将新技术和产业新要求及时教给学生。教学资源随动产业及时更新,将最新技术发展动态和新技术进入资源库与教材。教学场所随动产业,新的技术,新的人才素质要求,能够在实训室和研发中心得到展现。教学方法与设计随动产业,跟踪典型产品的迭代,应用最新的信息技术手段升级教学方法与手段。教风学风随动产业,学生素质素养要求不是一成不变的,教师的能力与素养更要与时俱进。

?

1. 紧扣专业建设“五教”核心元素,以五个重塑作为专业升级理念,系统设计专业升级思路。

?

专业建设是系统工程,无论是人才培养方案的设计还是实施,都离不开“谁来教,教什么,在哪里教,怎么教,教到什么程度”这五个核心要素,因此,高职专业升级要紧扣教师团队、教学资源、教学场所、教学方法、教风学风五个核心教学元素,从“团队重组,课程重构、校企重叠、方法重塑、过程重诊”五个方面确立新时代高职专业升级的总体思路:① 团队重组。产业升级背景下的技术技能人才不仅掌握某一项专业技术技能,还需具有处理复杂工作情境的综合职业能力。打破传统教研室以学科为背景的组成方式,根据岗位新能力组建各专业学科的“混编”教师团队。团队重组的原则是以典型企业的典型产品为载体,团队成员分别承担载体分项任务,其教学、实践、科研等均以典型产品为核心。② 课程重构。围绕产业链、创新链对专业设置进行前瞻布局和动态调整,基于新产业、新岗位的人才核心素养和能力加快课程升级,将新知识、新技术、新技能融入课程,重构技能人才培养的课程体系。③ 校企重叠。以市场需求为导向,以“典型企业”为主体,升级校企合作方式。支持引导企业与职业院校以多种方式共同参与专业规划、教材开发、教学设计、课程设置、实习实训,促进生产要素与教学要素全面融合。④ 方法重塑。升级教学方法与手段,提高学生主动学习的自觉性和有效性。以信息化手段为抓手,围绕典型产品这一真实项目,实施模块化的教学方法与设计,形成教学设计方案,在真实生产环境中分模块开展实训和实习。⑤ 过程重诊。升级技能教育评价体系,让职业教育回归本真。建立符合职业教育特点的评价体系,把关注点放在衡量技术技能人才教育对创新竞争力提升、对行业企业技术进步的实际贡献上。

?

2. 建设“双能”实践平台,打造“交叉复合”教师团队,并将科研成果应用于教学,培养智能制造背景下“交叉复合”制造类专业人才。

?

要培养技术上“交叉复合”的学生,就要求教师既能带领学生共同完成企业真实项目,又要能够对企业项目进行不断研发与升级换代,在技术研发过程中,将项目案例转化为教学资源,并应用于课堂教学。因此,围绕典型企业的典型产品,建设师生共同生产实践的实验、技术平台所用的教学科研“双能”实践平台,是专业升级不可缺位的重要元素,更是“交叉复合”的教师和学生、学校企业双重身份的师生能力提高的必要条件。“双能”型实践平台建设的重点是教学与科研的结合,这是因为实验、技术平台是技能人才培养、社会服务的桥梁。因此,高职院校要瞄准行业企业普遍关注与领先的关键技术,建设支撑教学与应用技术研究双功能平台,组建教学与技术创新双功能团队,在开展教学活动的同时,组织、引导师生研发解决企业实际问题的应用技术项目,实现项目与技术成果充分转化为教学资源。

?

3. 推动“双语”课堂教学改革,强化“能力素养”,培养智能制造背景下的“系统协作”“能力融合”新制造类人才。

?

为了能培养技术上“交叉复合”和能力素养上“系统协作”、“能力融合”,适应新技术新经济下的产业发展所需人才,高职的课堂教学要大力推动“双语”教学,既教师在传授技术技能的时候熟悉运用“业务语言”,在传递核心价值观、职业道德、业务素养的时候熟练使用“思政语言”。也就是说,高职教师一方面要不断加强业务水平及技术实践能力,善用学生听得懂、听得进的“业务语言”,遣词造句做到深浅适宜、生动明白,用准确化、形象化、趣味化的语言形式讲授技能知识点,使整个教学过程充满活力与激情;另一方面教师更要树立正确价值观,自觉把工匠精神、企业文化、职业道德等融入专业人才培养体系的方案设计之中,融入到专业课程标准的设计之中,融入到专业课程的课堂教学中,善于运用学生乐于接受、喜闻乐见的“思政语言”,努力让专业课程上出“思政味儿”,使学生感觉既“有意思”又“有意义”。

?

4. 体制机制的突破关键在教学要素通过生产项目有机融为一体。

?

一是实现教师身份的双重性。遴选典型企业建设企业学院,通过校企“共聘共用享双薪”的机制,保证教师身份的双重性。教师享受双薪,这是从机制上保证双重身份的重要保障。教师从入职起,就在同一个企业实践,与企业共建实训室、教材,共同带领学生开展生产,并逐渐过渡到参加典型企业的典型产品技术开发,将研发成果及时应用于课堂教学。因此,教师不再是只对学生作品进行评判的裁判员,而是集教练员、陪练员、裁判员于一身。这样,教师教的是企业真实的生产过程,学生练的是企业真实产品,企业评的是走向市场的师生作品,教学过程与生产过程有机合一。教与学评价都随动生产,教学内容随企业技术改造与更新。

?

二是实现学生身份的双重性。通过项目化教学实施和项目化生产两方面举措形成学生员工身份的新路径。以“项目制”为抓手,由校企双导师带领学生开展企业项目研发与生产。课上学生学习真项目,课下学生生产真产品。学生既是学校的学生,又是企业的员工。真产品带来真技能,真技能带来实收入,有效激发了学生学习的主动性、有效性。

?

三是建立“五教合一”人才培养机制。创新校企合作运行机制,以典型企业学院的典型产品为载体,以真实项目为载体将教学要素与生产有机融为一体。以典型企业—典型产品—典型教室—典型案例—典型教材—典型教案—典型研发中心为主线构建生产与教学相融合的实施路径,打造“能生产会教学”的教师团队、“真项目活知识”的教学资源、“真实车间移动黑板”的教学场所、“真产品分模块”的教学方法与设计、“职业素养教育规范”的教风学风,形成教学要素通过生产项目有机融为一体的“五教合一”人才培养机制。

?

三、新业态下高职制造类专业升级的创新与实践

?

(一)以专业群应对区域新技术、新经济的产业升级布局。

?

以笔者所在的区域为例,近年来苏州致力于打造国际竞争力的先进制造业基地,产业从传统制造变为智能制造,每个产业园区都有智能制造产业的主攻领域,例如吴中区是智能制造的核心零部件,吴江区是智能系统集成,工业园区是智能传感与控制装备等。高职专业必须随动区域产业升级而升级,实现专业的“智能化”升级。专业随动产业升级是系统工程,包括学校、院系、专业三个层面。学校层面,布局专业群,实现专业结构升级;院系层面,建设重点专业群,实现专业建设内容升级;专业层面,具体落实教学要素与培养方案的同步升级。

?

学校层面专业升级的重点在结构布局优化与升级。方法是“主攻智能制造产业、主打产教融合特色、主谋高职教育本质”。一是围绕苏州各产业园区智能制造不同领域,布局专业群,增设新专业,调整老专业。二是在人财物等方面实现资源集聚,全院资源重点投入智能制造相关专业群,建立的平台100%聚焦智能制造技术,引进的博士80%有智能制造背景,专业80%聚集在智能制造。

?

院系层面专业升级的重点是专业群建设内容升级。一是对接各园区产业主攻方向,校地共建产业学院,如对接吴中区机器人与智能制造主攻方向,共建工业机器人产业学院;二是围绕智能制造成套装备技术,建设智能装备专业群;三是搭建江苏省工业机器人工程实验室、智能机器人与成套装备制造业创新中心等技术平台,重点建设省智能成套装备科技创新团队。

?

专业层面升级的重点是教学要素与人才培养方案的升级和课堂教学的实践。这是专业随动产业最为关键的层面。重点在于人才培养方案设计上体现技术复合与能力融合并随动产业,打造“能生产会教学”的教师团队、“真项目活知识”的教学资源、“真实车间移动黑板”的教学场所、“真产品分模块”的教学方法与设计、“职业素养教育规范”的教风学风,形成教学要素通过生产项目有机融为一体的“五教合一”人才培养模式。与此相应,专业随动产业还需要落实在课程标准和教学过程中,在课堂教学中,将教学与生产有机融为一体,教师所教与学生所学,都来源于企业并应用于企业,并且及时跟进产业发展的变化。

?

(二)技术复合与能力融合专业升级的方法与策略。

?

为培养技术上交叉复合和能力上兼具规划者、协调者、评估者、决策者的复合技术人才,需要从人才培养方案的重构与设计入手,着力于解决人才培养的关键要素,并辅以机制的创新。其主要方法与策略主要是三个层面的落实。一是落实到专业建设思路上,系统理论和五重理念,从思想上保证专业与产业同频共振。二是落实到人才培养方案的设计上,五个教学要素随动产业,机制上得到保障,最终实现人才培养方案随动产业。三是落实在课堂教学中,在课堂教学中,将教学与生产有机融为一体,教的学的都是企业要求的,并且及时跟进。

?

1. 五教要素随动产业,落实到人才培养方案的设计,为培养制造类专业新高职人才画好施工图。

?

人才培养方案是专业升级的核心内容,检验升级的指标就是以企业的典型产品为核心,每个教学要素随动产业。因此,典型产品是专业升级的最核心和关键。那么,落实到人才培养方案和课程体系,就一定要贯彻落实这个中心思想。教学要素的升级,聚焦到一点,就是以企业的典型产品为核心,每个教学要素随动产业,并有机融为一体。笔者以所在学校的机电专业实践为例,具体如下:

?

首先是教师团队,这是最关键的要素。教师能不能跟上产业?体现在能生产会教学,还能追随新技术发展而及时跟进。如何打造?通过遴选苏州汇川技术有限公司作为典型企业共建企业学院,以汽车零部件柔性制造生产线(FMS)作为典型产品,分机械、电气、传感等功能模块组建生产、研发、教学一体化团队;教师既是学校在编员工,又是企业工程师。教师团队的生产实践、教学、科研,都在一家企业。在汇川生产线上工作,编写汇川教材,在汇川实训室上课,汇川研发中心开发新产品,与汇川工程师一起培养学生。

?

第二是教学资源随动产业,体现在“真项目活知识”。如何打造?就是围绕汇川的典型产品,柔性制造生产线,设计课程体系、开发教材,建设数字化、网络化教学资源。这些教学资源从企业典型产品来,并能及时修订,常用常新。

?

第三是教学场所随动产业升级。围绕典型企业的汽车刹车盘生产线,共建典型实训室,并在校内建设企业研发中心,教师联合企业工程师,开发新产品、应用新技术、研制新工艺、实施新流程,用于企业生产和学校教学。

?

第四是教学方法与设计,与产业技术发展随动。智能汽车刹车件,就根据汇川的企业标准,设计项目方案,确定三个工作任务,并开展典型零部件设计与加工项目教学设计、开发学习资源、设计仿真实践、交流讨论、虚拟实训、案例分享、企业评价等环节,使教学方法与设计能够及时响应产业的新变化。

?

第五是教风学风跟随时代要求,及时更新。通过三个渠道,一是人才培养方案的设计,二是课程标准的拟定,三是课程的实施,将职业素养和工匠精神融入其中。这样,师生才可能共同对接技术进步与企业文化,实现职业道德和职业技能双提升。汇川的价值观:成就客户、追求卓越、至诚至信、团结协作,写进汇川的人才培养方案之中。

?

2. 五教要素随动产业,落实到课堂教学“五教合一”的实施,为培养制造类专业新高职人才建好样板房。

?

要素的升级,人才培养方案的重构,如果没有落实,都不可能达到专业随动产业升级的目的。因此,专业升级最重要的环节,是五教合一的课堂教学实施。也就是课上学生学习真项目,课后学生生产真产品。如何做到课堂教学五教合一,主要是两个方面的工作落到实处。

?

第一方面是围绕典型企业的典型产品开展一体化课堂设计,“五教”教学要素通过生产项目有机融为一体。具体包括三项举措,一是生产性实训基地项目化教学,教师围绕汇川技术的柔性制造生产线产品开展教学,一学段一项目,学生分功能模块完成专业技能训练,在教师指导下完成柔性制造生产线产品设计与加工。二是师生参与企业生产项目,教师承接汇川技术相关产品生产项目,学生利用课堂所学直接参与企业真实产品加工并计件取酬,学习效率和职业素养明显提升。三是校企在学校共建研发中心,教师联合汇川技术等企业工程师,围绕柔性制造生产线开发新产品、应用新技术、研制新工艺、实施新流程,用于企业生产和学校教学。

?

第二方面是课堂教学中,“仪式感”嵌入核心价值观。专业课程教学规范,从起立、师生问好、上课到下课,遵循仪式感,教师有尊严感,学生有自豪感,爱家爱校爱国精神培养融于日常行为。二是教材内容嵌入职业素养。教材中既要有“技术技能人才”工程项目的技术实现习得,也必须嵌入“劳动者和接班人”的工匠精神素养习得。三是教案编制嵌入工匠精神。专业教师要研究和分析本专业学生必须具有的职业素养,在课程教学的目标、过程和评价等环节渗透工匠精神。四是教室使用嵌入企业文化。校内外实验实训场所、创新创业基地、技术研发中心,都是企业文化、创新的宣传阵地。五是要在增强专业课和专业实践教学环节培育工匠精神的有序性与有效性,大力开发专业课程中蕴含的工匠精神教育资源。

?

3. 人才培养方案模块化,为培养制造类专业新高职的多样化人才提供新方案。

?

针对多样化的人才培养,有必要提供多样化的人才培养方案,具体说来,就是构建多样化的课程供给模块,使学生能够自主选择模块化课程,校企共同实施的精准教育与培养。以笔者所在学校机电专业为例,就是1名学生,对应1个典型企业,实施1套人才培养方案,选用1套典型课程体系。即,专业与区域地标制造企业共建博世汽车、汇川机电、ABB机器人、福伊特机电等企业学院,针对典型企业的典型技术和产品,分别有针对性地构建典型课程体系,由企业和学生双方根据不同的需求进行选择后予以实施。1套典型课程体系的设计思路是“典型企业—典型产品—典型教室—典型研发中心—典型案例—典型课程体系”。重构模式是“1-N-1”,即围绕典型企业的典型产品,构建“1条生产线整体认识与操作—N门课程围绕生产线各组成部分设计、安装与调试—1条生产线整体集成与维护”的课程体系。

?

1名学生,对应1个典型企业,实施1套人才培养方案,选用1套典型课程体系。学生学习完课程体系模块,毕业后的就业岗位变得非常清晰。例如,选择“博世汽车”课程体系模块的学生,以后的发展主要聚焦于世界500强,工作岗位和发展方向具体而明确。选择“汇川”课程体系模块的学生,以后的发展就主要是民营企业,工作岗位可以根据自己的发展经常进行调整。选择“汇博”课程体系模块的学生,以后可以更多向自主创业发展。课程体系模块的设计,强化突出课程模块的典型性、多样性和专业指向性,既让学生拥有企业急需的一技之长,又给了学生更加精准的选择机会。?

?

? ? ? ? ? ? ? ? ? ??

参考文献:

[1]?乌尔里希.森德勒主编.工业4.0即将来袭的第四次工业革命[J],2014(7):3-10.

[2]?制造业人才发展规划指南,教职成〔2016〕9号,2016.

[3] 朱引福,钟勇,黄玉璟,等.向德国职业教育学什么[J],上海教育,2014(6):14-27.

[4] 温贻芳.企业视角:工业4.0背景下,高职制造类专业人才的新需求与培养[J].职教论坛,2016(21):46-49.

[5] 娄勤俭.运用系统化思维推动发展——学习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 [J],求是,2014(22):37-39.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