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亚洲官方网站[app下载]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宋志坚
宋志坚
微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53,099
  • 关注人气:47,3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凌烟阁《二十四功臣图》展示什么

(2020-07-27 06:51:57)
太阳亚洲官方网站标签:

李世民

阎立本

贞观之治

善始善终

侯君集

贞观十七年,李世民修建凌烟阁,陈列由阎立本所画的二十四位与他一起打天下治天下的功臣画像,均与真人一般大小,史称《二十四功臣图》。此图大有深意,它展示的绝不仅仅是李世民对他们的表彰与怀念。

与在事业上,可以称得上善作善成一样,在君臣关系上,李世民也可谓的善始善终,颇有可圈可点之处。

李世民对文武大臣,开诚布公,坦诚相见,心中基本上没有弯弯绕。贞观元年,李世民引“西域贾胡得美珠,剖身以藏之”的典故,对身边的大臣说:“吏受赇抵法,与帝王徇奢欲而亡国者”,与这个胡商有什么区别?于是约法三章:“朕与公辈宜戮力相辅,庶免为人所笑”;又对黄门侍郎王珪说:设置中书门下两省,本为互相检察,“中书诏敕或有差失,则门下当行驳正”, 既不能“护己之短”,也不能“知非不正”。内外官吏,务相顺从,一团和气,没有是非,此乃亡隋之政。他希望“卿曹各当徇公忘私”,不要重蹈覆辙。这两段话,可以理解为他处理君臣关系的基本准则:一是要“戮力相辅”;二是要“徇公忘私”,昭示文武大臣,他将以此为标准进行赏罚。

功臣被诛的悲剧,其实也有君臣两方面的原因,从君的角度说,是怕功高盖主;从臣的角度说,则是居功自傲。李世民既“见人之善,若己有之”,不像别的帝王“多疾胜己者”,亦“见人之功,若己有之”,不像别的帝王那样怕臣“功高盖主”。玄武门之变,立功最大的当数尉迟敬德。贞观六年,李世民在庆善宫设宴,时任同州剌史的尉迟敬德参加宴席,看到别人的位置排在他的前面,就恃功发威,怒气冲冲地说:你有什么功劳,竟敢坐在我的上面!任城王李道宗予以劝谕调解,尉迟敬德竟“拳殴道宗”,差点打瞎了李道宗的眼睛。李世民因此罢宴,并警告尉迟敬德说:我很想与你等共保富贵,令子孙不绝。但身居要职的你却每每无法无天,看来,韩信、彭越之成为刀下之鬼,并非全是汉高祖的过错呀!李世民这番推心置腹的话,对尉迟敬德,可谓终身受用。对于与尉迟敬德有相似经历相似心态的功臣,亦不无裨益。

李世民对文武大臣,并非只是将他们当作自己的附属物,有用时视之如宝,用完后视之如草。他“见贤者则敬之”,并始终以情相待。唐代宰相首推房杜,房(玄龄)多谋,杜(如晦)善断,两个配合得相当默契,真正起到“股肱”的作用,留下千秋佳话。贞观二年,杜如晦病重之时,李世民不但派太子前往“问疾”,而且“自临视之”。杜如晦去世,房杜失半,李世民的哀伤之情不能平息,“每得佳物,辄思如晦,遣使赐其家”; 很久之后“语及如晦,必流涕”。他对房玄龄说:“公与如晦同佐朕,今独见公,不见如晦矣!”房玄龄比杜如晦多活了20年,得重病时与李世民“相对流涕”,李世民把他留在宫中,“闻其小愈则喜形于色;加剧则忧悴”。房玄龄去世前,“上自临视,握手与诀,悲不自胜”。唐初宰相高士廉去世在房玄龄之前。那时候,李世民大病初瘉,却硬要前去吊丧,房玄龄“固谏”不听,长孙无忌“中道伏卧,流涕固谏”,才返回东苑,“南望而哭,涕下如雨”。诸如此类,不胜枚举。

去世的如丧至亲,在世的也关怀备至。李世勣(即徐懋功)原是瓦岗寨李密之旧部,归顺李唐之后身经百战,立下不世之功。贞观十七年,李世勣得暴疾,听说“须灰可疗”,李世民竟剪下自己的胡须为之和药。李世勣感动得“顿首出血泣谢”。李世民说:我这是为江山社稷,不只是为你呀,有什么可谢的。中书令兼右庶子马周病危时,李世民也“亲为调药”,并“使太子临问”。

李世民对文武大臣予以充分信任,从不疑神疑鬼。他认定:“猜忌多,则骨肉不免为仇敌”。侯君集曾对李世民说“李靖将要谋反”,因为李靖奉命教授侯君集兵法,只教他粗浅的东西而隐匿精华。在李世民的武将之中,只有李靖的军事才干可与李世民比肩,对于别的帝王,这种小报告很容易起作用,但李世民不相信李靖会谋反,他问李靖侯君集为什么会这么说,正如贞观十三年,他问尉迟敬德“人或言卿反,何也”一样,正是因为相信李靖,用他自己的话说,叫做“朕不疑卿,故语卿”。江夏王李道宗说:“君集志大而智小,自负微功,耻在房玄龄、李靖之下,虽为吏部尚书,未满其志。以臣观之,心将为乱。”鉴于当时未有任何反迹,李世民对李道宗说:“……岂可亿度,妄生猜贰邪!”贞观二十年,宋公萧瑀对李世民说:房玄龄与中书门下众臣“朋党不忠,执权胶固”,只是眼下尚未谋反而已。李世民颇不以为然地说:“卿言得无太甚!人君选贤才以为股肱心膂,当推诚任之。”

李世民见“不肖者则怜之”,对有人格缺陷的大臣,也不轻易舍弃。萧瑀“性狷介,与同寮多不合”,说谁搞“朋党”说谁将“谋反”大概也不只一次,李世民虽然不满,“但以其忠直居多”,“未忍废”去。萧瑀受李世民批评后,干脆“称足疾不朝,或至朝堂而不入见”,又当着朝廷大臣的面说话反复无常,这才贬他为商州刺史。百度百科称萧瑀“因与房玄龄、杜如晦不和,多次得罪李世民”而“仕途沉浮”,因为“忠厚梗直”,“逆触龙鳞”,而使李世民“耿耿于怀”。其实,从杜如晦去世到萧禹被贬为商州刺史将近二十年,在此漫长的岁月中,萧禹一直位在三公,虽被贬官也仍在《二十四功臣图》中。萧瑀去世,其子萧锐继承爵位娶襄城公主嫁为妻。倘若李世民因萧瑀“逆触龙鳞”而“耿耿于怀”,这一切便无从解释。

在《二十四功臣图》中,侯君集是不能善终的一个,这是由他自己的贪欲与权欲难以满足所造成的。其实,在绘《二十四功臣图》之前,就已有张亮向李世民反映侯君集的反迹,“公能反乎?与公反”这话是侯君集亲口对张亮说的。李世民因为“语是旁无他人,若下吏,君集必不服”而让张亮“且勿言”,仍如既往对待侯君集。此后侯君集鼓动而且参与太子谋反事发,李世民怕侯君集受“刀笔吏辱”而亲自审理此案,“君集辞穷,乃服”,仍以“君集有功”而“欲乞其生”,然“群臣以为不可”,处死前与侯君集哭泣“长诀”,答应侯君集“乞全一子以奉祭祀”的请求,“原其妻及子,徙岭南”。于情不舍,于法不容。侯君集不能善终,李世民对侯君集却可谓仁至义尽,善始善终。

要说含冤而死的倒是时任刑部尚书张亮,他因收养“假子”五百人,又与术士常语“名应图” “龙鳞起”以及“欲举大事”之类而被人当作谋反告发,李世民让马周查实并与朝臣共议处以死刑,行刑前派遣长孙无忌和房玄龄去监狱与他诀别。当时,满朝文武之中,只有李道裕一人认为证据不足。事后,李世民说:“往者李道裕议张亮狱云‘反形未具’,此言当矣,朕虽不从,至今悔之。”。

善始善终并非尽善尽美,需要“悔之”的毕竟也是失误。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太阳亚洲官方网站 太阳亚洲官方网站,太阳亚洲客户端,太阳集团娱乐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